番茄大厅房卡吃植物肉,为了环保还是为了盈利

2021/6/22 15:46:58 番茄大厅房卡

上个月,关晓彤直播带货又“翻车”了。


原因是她推荐了一款植物肉水饺,在直播中,她透露自己多吃不胖的秘诀就在植物肉上。


她还说,植物肉比猪肉少了90%的脂肪,多了4倍蛋白质,植物肉蛋白比动物蛋白好。


但视频中,她只是咀嚼,并没有吞咽的动作,被网友质疑“假吃”。


但更多网友关注到的是“植物肉”到底是不是一种“智商税”。


除了性价比低、营养价值存疑等争论外,更让消费者难以认同的, 或许是海外资本与媒体向中国推进植物肉的话术和动机。


例如, 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曾刊文说“中国人吃猪肉危害了全世界”,文章回顾了中国人消费猪肉的历史,然后笔锋一转,说由于中国人热衷于猪肉,导致畜牧业发展排放了大量的温室气体,同时还消耗了大量作为饲料的玉米大豆。



无独有偶,美国《时代周刊》在一篇文章里,同样说了中国畜牧业产生了大量的碳排放,文章称,寻找替代性蛋白质对减少碳排放至关重要,“若将中国畜牧业减半,可能让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10亿吨”。


事实真如此吗?


就从吃肉的角度看,中国人现在的肉类消费量确实在稳步提高,但从人均看, 西方国家的肉类消费量仍远超中国,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,人均肉类消费量最多的是澳大利亚和美国,排在后面的还有欧盟、巴西、阿根廷,中国人的人均肉类消费量离世界最高水平还差得远。


更重要的是,这些欧美国家的肉类消费都以牛肉为主,而中 国消费以猪肉为主,人均牛肉消费仅为4.1公斤,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,即便按猪肉算,中国的人均猪肉消费量也比韩国、越南、智利要少。


为什么要特别强调牛肉?


别看牛肉猪肉都是肉,但差别非常大。首先, 牛是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来源。科学研究发现,按照产生温室效应的“绝对实力”来说,甲烷比二氧化碳强多了,甲烷产生温室效应的能力大约是二氧化碳的20倍,而牛是排放甲烷的大户。



作为一种反刍动物,牛在消化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甲烷,这些甲烷通过打嗝、放屁等方式排放到空气中。


根据英国《连线》杂志的报道, 一头牛每天平均会通过打嗝和放屁的方式,排出数百升甲烷,一头牛的排放量是一头羊的14倍,一头猪的74倍。 而全世界牛的保有数量在10亿头以上,每天排放的数字不容小觑。


“劝”中国人吃植物肉的目的


什么是植物肉?这个概念被西方人树立起来时,就是新潮环保的化身,因为它是“人造肉”的一种。


“人造肉”分为两种:


一种是以豆类蛋白为基础加工而成的植物肉,


另一种是通过动物干细胞培育而成的试管肉。


但因为后者成本较高,现在市场上所指的人工肉主要是前者。


虽然路线不同,但是植物肉和“动物细胞培殖肉”制造出来的目的是一样的,就是为了替代传统的肉类。



在欧美媒体的宣传中,食用植物肉,一是可以减少对动物的杀戮,对家畜更人道;二是可以减少畜牧业温室气体的排放,对环保更友好。


另外,算一下经济账,植物肉性价比也很高,生产一斤植物人造肉,只需要4两豆类蛋白质原料,而生产同等质量的鸡肉,则需要3斤玉米或大豆饲料。


而且无菌环境下生产出来的植物肉也不会受到病菌寄生虫的干扰,营养成分上可以人工调节,简直是完美的工业成品。



正因为植物肉有这些好处,它在资本市场上也受到了追捧,美国多家公司推出了植物肉产品,传统的肉类公司,如嘉吉、荷美尔、泰森食品等,也都通过投资或合作进入了植物肉产业。


近年来,中国植物肉公司也逐渐活跃,出现了星期零、未食达、珍肉等一批创业公司,也有金华火腿、双塔食品等上市公司涉足试水。


随着资本加注,消费市场也逐渐起了“水花”,联合利华、雀巢等巨头接连加入,一年数十次的投融资,连锁快餐、新式茶饮、新零售等不同的渠道、场景也对植物肉产品持以开放态度。



但植物肉真的环保吗?


前面说到了植物肉是人造的,在整个工程生产过程中,到底产生了多少碳排放,比饲养牲畜少排了多少温室气体还有待研究。


植物肉中人为调节营养配比,受限于当前的技术水平还达不到随心所欲,但是一些额外的添加剂,会被用于制造过程中。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就曾表示,人造肉中用来上色的亚铁血红素,可能是潜在的过敏原。


而且资本热衷于炒作植物肉, 自然不是因为环保,植物肉的盈利能力或许才是他们看中的。有统计显示,传统屠宰业和肉类加工业的毛利率不到20%, 而植物肉上市公司美国的Beyond Meat毛利率达到了30.2%。


植物肉的市场前景广阔,到2025年,全球植物性人造肉市场将达到279亿美元,其中亚太地区的肉类代替品市场增速最快。


推广植物肉可以理解,但针对中国的营销模式不符合现实。


植物肉在中国的最终出路应该回归素食本身,就像有人因为宗教信仰吃素,有人因为环保吃素等等。


少讲故事,多讲口味,让食物回归食物本身